首页

APP 下载 六只脚
绿野户外网 首页 户外资讯 旅游资讯 查看内容

刘志权:探险应与对自然的敬畏同行

2012-5-9 14:01| 发布者: youmezz| 查看: 2001| 评论: 3|来自: 京华时报

摘要:   探险应以对自然的敬畏为前提,应该基于对生命意义的严肃思考,还有对风险的最大限度防范。   五月花开季节,几乎同时传来两则悲讯:一则是,两位驴友、四名背夫和一名向导在徒步穿越雅鲁藏布江大峡谷时遭遇雪 ...

 

  探险应以对自然的敬畏为前提,应该基于对生命意义的严肃思考,还有对风险的最大限度防范。
  五月花开季节,几乎同时传来两则悲讯:一则是,两位驴友、四名背夫和一名向导在徒步穿越雅鲁藏布江大峡谷时遭遇雪崩,两死两伤,一名驴友和向导徒步5天5夜返回求助,救援目前正在进行之中。另一则是,安徽铜陵7名大学生在太阳岛附近长江水域集体溺水,5人死亡,目前仍有一人在救治之中。
  生命的凋谢总让人悲痛。我们总以为死神很遥远,只有悲剧发生的时候,才会发现原来它一直在我们身边虎视眈眈。就后一起事件来说,对几名大学生,想来只当是一次普通的短途旅游,殊不知,看似平淡的日常生活,隐现着万劫不复的深渊。说到底,仍是老生常谈的安全教育和安全意识的问题。
  但徒步探险遇难事件,却另有值得思考之处。不同于大学生的意外罹难,穿越者明知探险的危险,却前赴后继、乐此不疲。在这起事件背后,是一长串同类型的悲剧。仅这几年来比较有名的,就有复旦大学登山协会黄山遇险、驴友鳌太穿越遇难,以及去年国庆期间驴友违规穿越四姑娘山遇险事件等。
  应该承认,探险有其存在的合理性。冒险冲动植根于人类的天性。但更应正视,“危险”是探险的特性。冒险的魅力、意义大多系于其不可知、不可控。对已经发生的悲剧,大众免不了照例指责他们的行动“未经审批”,或者指责户外探险相关法规的缺失。但是,冒险的特性决定了,所有措施都不能彻底消灭危险,只能通过必要的限制,减少不成熟的冒险,在危险发生后降低次生危险。
  我们并不简单地反对探险。但频发的探险遇险事件,暴露出的核心问题是,我们对探险活动的意义缺乏正确的认知。探险遇难,不同于意外溺水,往往是出于当事者的自主选择。一个常见的误区是:把探险只是当作缓解日常工作压力和城市焦虑症的途径,殊不知,探险应以对自然的敬畏为前提,应该基于对生命意义的严肃思考,还有对风险的最大限度防范。须知,生命尽管是属于个人的,但轻率地挥霍是不道德的。
  这次遇险的驴友,出发前曾发帖说:“在大自然中,生命显得是那么的渺小,成功与否还重要吗?”生命诚然渺小,成功与否固然不重要,但是,生命不应该托付给一个随意的目标,这一点很重要。
 
 

酷毙
2

握手

雷人
1

路过

鸡蛋

漂亮

刚表态过的朋友 (3 人)

相关阅读

发表评论

最新评论

引用 基建办 2012-9-27 22:18
引用 西域老狐 2012-5-10 21:40
说到这里,我想起了登山。人们永远会问,为什么要登山,而且去登那种死亡率达10%的珠穆朗玛峰或K2这样的绝域?登山者只好顾左右而言他地说:因为山在那里。
中日联合登山队全军覆灭于梅里雪山,倾两国的国家实力,准备不可谓不充足,但在自然面前,依然显得那么渺小,渺小到不堪一击。
对那两位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出事一侥幸生存一生死不知的山友,我充满了敬意,甚至有点嫉妒他们的勇气和体力,同时,嗟叹他们的运气欠佳。人生不如意者十之八九,何况他们已经走出去了那么远呢。
引用 西域老狐 2012-5-10 21:27
基本同意你文章的观点,但您举的例子似乎不能说明您的观点。据我看到的新闻所知,那两名在雅鲁藏布江峡谷遇险的驴友--他们其实已经超越了驴友的范畴,可以称为探险家了,是户外活动经验极为丰富的专业人士,为这次探险,他们准备了两年,并非孟浪之辈。但走户外,规划得再完美,经验和体力再强大,在自然面前都显得渺小。我非常赞同您说的,走户外,要常存敬畏自然之心。但不能因为自身的渺小和敬畏就不出去,而出去,就免不了意外。我们的敬畏和准备只是减少出意外的几率,但不可能完全避免。但也不能因为有可能的意外而不走出去。就像人明知要死,却依然前赴后继地被生出来。
至于那几个大学生,他们不是驴友,而只是去郊外游玩的游客,不小心出了意外。

查看全部评论(3)

返回顶部